政黨政策分析的邏輯


*周柏均   20/5/93

自由黨正式成立籌備委員會和公佈其黨綱,標誌著本港的政治進一步走向政黨化的發展。現時各政黨均設有發言人制度,透過成立不同的政策研究小組,對不同政策的分析和回應。在政黨政治中,政綱和政策立場是政府官員、選民、政治參予者識別不同政黨的重要依據。傳播媒介亦經常要求從政人士以政黨名義發表意見。

一直以來,政策分析主要是在政府機關和學術機構內進行。在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環境中,政黨政策分析的理念和邏輯,均有別於政府官員及學者所做的同類型分析。筆者嘗試在這堳出他們的分別。

第一是政黨政策分析要有強烈的意識型態取向。學術界運用社會科學方法研究社會政策,尤來已久。學術界所著重的是清撤的概念,組織的聯貫性及理論的普遍性。在實證主義的影響下,傳統社會科學方法嚴格把客觀知識和主觀值價區分開來,形成學術界和政府官員所進行的政策研究均極力在其分析過程中將價值觀念摒除。

相對來說,政黨政策分析是帶有強烈的意識型態取向。政策分析的方向,範圍和理念很大程度是被政黨所相信的價值觀念所支配的。換句話來說,價值觀念和政策分析是相結合的。

政黨內的政策分析不是去證明黨所相信的價值觀念是否正確。它祗是透過不同的途徑,為這套價值觀念加添理性的成份,使其逐步構成一套理性的意識型態(Rational Ideology)。相對於非理性的意識型態,理性意識型態有更高的說服力,有較佳的連貫性及更能切合現實的情況。理性意識型態雖然不能以客觀的事實和理由來證實,但可以依賴政策分析而獲得強而有力論據(Policy Argument)來支持。

例如,民主建港聯盟認為新機場財務方案應該封頂,從事該黨政策分析的人士便會透過不同途徑─ 如引用外國例子,尋求專家意見和進行民意調查等,為這個政策立場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持論據。

第二是政黨政策分析大部分祗屬局部分析。從學術研究的角度來看,政黨政策分析大都是零碎的,並不完整,通常祗會偏重整個政策的一部份,有時會著重政策的基本原則,但有時會關注到政策的利益分配模式。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主要有兩個。

首先是由於分析受意識型態影響,面對同一項政策,不同政黨所關注的地方都不盡相同。就拿富戶政策來看;自民聯是認同富戶政策的基本信念,所以其立場祗針對政策推行的技術層面上;但港同盟卻認為公共房屋是屬社會福利,所以其立場是針對政策的基本信念。

另外一個理由是由於時間和資料不足。從事政黨政策分析的人士不像學者和政府官員,有比較充裕的時間和充足的資料數據。政黨的政策發言人往往需要在一個很短的時間內確定立場,並且作出回應。回應遲了便不會受到傳媒和社會人士的注視。

同時,由於很多有關政府的政策資料,並不完全公開。在這種限制下,政黨便會有選擇地就本身熟悉的政策部份或者一些政策的基本原則發表意見。政黨政策分析並不存在所謂絕對正確,理性及完整的分析。

第三是政黨政策分析是結合很多策略性的考慮。政黨政策分析並不像學術研究,以追求客觀真理為目的。在一個高度政治化的環境下,政黨政策分析需要兼顧不同方面的政治性因素,特別是政策立場與選票的關係。政黨政策分析十分著重問題與環境之間的互動,它就如一盤牌局一樣,一方面需要考慮當時政治氣候和形勢,另一方亦要顧及其他政黨對某項政策的立場。政黨政策分析不像學術研究,會完全服鷹於理性分析後獲得的結果。

政黨的政策立場是政治場上的戰鬥工具,它必須做到吸引選民的注意力,攻擊敵對政見人士,推動社會改變,或者設法保持現有權力架構。現時本港很多政黨政策立場都是從策略性的問題出發,主要原因是本港的政黨的意識型態基礎均十分薄弱。政策立場很多時都被用為政治競爭場上的佔據一個好位置的工具。難怪很多人批評港同盟的政策取向是逢中必反;逢加必反,而自由黨的前身啟聯的政策取向是建制保皇,親中護航。而批評政黨政治的人士便認為政黨往往將問題政治化,祗顧沈迷於黨派之爭。

隨著本港政黨政治的急速發展,各政黨將需要加強本身的政策分析力量,使其政策立場更有信服力,更能獲取選民的支持;而有關政黨政策分析的理念和形式,亦急切需要有繼續發展和完善的地方。


原載《經濟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