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界的一場悲劇

*周柏均   1/4/93

三 月 二 十 五 日 房 委 會 否 決 撤 銷 富 戶 政 策 , 當 日 下 午 全 港 爭 取 撤 銷 富 戶 聯 席 一 百 多 名 代 表 到 港 督 府 請 願 。 部 份 代 表 堅 持 坐 馬 路 , 最 後 警 方 拘 補 二 十 三 人 , 被 補 人 士 內 有 逾半 是 社 工 及 行 動 組 織 者 ; 這 麼 多 社 工 在 社 會 行 動 中 被 補 , 在 香 港 尚 屬 首 次 。

這 次 行 動 並 不 應 視 作 單 一 行 動 看 待, 部 分 參 與 請 願 社 工 及 行 動 參 加 者 均 有 參 與 去 年 多 次 衝 擊 房 委 會 大 樓 的 行 動 。 去 年 六 月 廿 五 、 廿 六 日 , 一 個 名 為 「 關 注 新 樓 租 金 居 民 聯 席 」 的 成 員 包 圍 房 委 會 , 令 房 委 會 工 作 停 頓 一 天 , 當 時 已 引 起 社 工 界 的 不 少 爭 論 。 對 這 些 行 動 的 評 定 不 應 放 在 行 動 是 否 屬 於 激 烈 , 並 且 不 應 將 責 任 完 全 推 在 幾 個 組 織 者 身 上 ( 當 然 他 們 必 須 負 一 定 的 責 任 ) 。 這 一 連 串 行 動 的 誘 因 , 應 該 從 一 個 比 較 廣 闊 的 層 面 去 檢 視。

首 先 , 本 港 的 社 區 工 作 在 三 級 議 會 成 立 前 已 經 存 在 。 過 往 社 區 工 作 者 為 香 港 低 下 階 層 爭 取 不 少 合 理 的 權 益 , 本 港 在 八 十 年 代 開 始 的 議 會 式 政 治 , 社 區 工 作 者 也 曾 積 極 參 與 。 但 到 九 十 年 代 , 部 分 社 區 工 作 者 開 始 對 議 會 式 的 政 治 失 卻 信 心 , 並 不 認 同 政 黨 及 政 客 的 處 事 手 法 , 社 區 工 作 界 遂 出 現 所 謂 的 重 新 回 到 基 層 , 要 繼 續 以 民 間 抗 爭 形 式 推 動 社 會 行 動 的 建 議 。

但 另 一 方 面 , 本 港 的 政 治 發 展 重 點 仍 然 維 持 在 立 法 局 的 層 面 上 。 面 對 種 種 政 治 競 爭 的 局 面 , 部 分 社 區 工 作 者 在 策 劃 社 會 行 動 時 , 力 求 將 行 動 的 手 法 推 至 比 較 激 烈 及 著 重 滋 擾 性 。 這 種 做 法 一 方 面 可 以 令 行 動 參 與 者 感 覺 有 新 鮮 感 , 另 一 方 面 希 望 增 加 行 動 的 宣 傳 效 果 , 但 這 些 行 動 很 多 時 已 經 到 達 令 人 厭 惡 及 人 身 攻 擊 的 地 步 , 例 如 今 次 富 戶 行 動 出 現 送 豬 頭 及 火 燒 鍾 逸 傑 人 像 的 行 動。

同 時 , 現 時 很 多 所 謂 大 聯 席 、 大 聯 盟 形 式 的 社 會 行 動 , 在 組 織 上 均 十 分 鬆 散 。 部 分 社 區 工 作 者 認 為 社 會 行 動 類 似 軍 事 行 動 , 要 充 分 發 揮 行 動 的 即 興 性 和 機 動 性 。 但 這 種 社 會 行 動 方 式 與 以 往 社 區 工 作 者 所 運 用 的 有 秩 序 式 行 動 手 法 截 然 不 同 , 社 區 工 作 者 及 參 與 行 動 的 街 坊 是 否 已 經 充 分 了 解 這 類 行 動 手 法 的 意 義 及 可 能 產 生 的 後 果 , 實 屬 疑 問 。 難 怪 後 來 很 多 參 與 行 動 的 街 坊 會 站 出 來 反 對 當 日 行 動 的 手 法 。

並 且 , 這 種 即 興 式 的 社 會 行 動 方 式 很 容 易 受 到 外 界 力 量 所影 響 , 在 房 委 會 門 前 出 現 衝 擊 行 動 , 以 致 後 來 的 坐 街 行 動 , 負 責 行 動 的 社 工 及 組 織 者 事 前 是 不 一 定 可 預 料 到 的 , 但 由 於 行 動 組 織 者 對 行 動 的 控 制 能 力 弱 , 他 們 無 形 中 助 長 任 何 事 前 未 經 策 劃 的 行 動 。 這 種 情 況 的 危 機 是 很 容 易 會 導 致 有 權 無 責 的 現 象 出 現 , 若 行 動 出 現 問 題 時 , 不 會 有 人 去 承 擔 應 有 的 責 任 。

但 最 重 要 的 港 督 府 門 外 的 請 願 行 動 , 最 後 只 剩 下 二 十 三 人 , 其 中 大 部 分 是 社 工 及 行 動 組 織 者 , 很 大 程 度 上 , 他 們 已 背 棄 ? 觸 釭 熒 N 願 , 因 為 絕 大 部 分 街 坊 已 相 繼 離 去 。 部 分 社 工 事 後 解 釋 是 以 個 人 身 分 與 , 也 有 謂 即 使 有 一 名 街 坊 堅 持 , 社 工 也 應 留 下 來 。 但 社 工 隨 便 將 自 己 的 身 分 由 組 織 者 轉 為 參 與 者 , 已 令 整 個 行 動 的 本 質 有 所 轉 變 , 況 且 , 社 工 所 跟 隨 的 應 是 大 部 分 街 坊 的 意 願 , 而 不 是 個 別 街 坊 的 意 願 。

整 件 事 最 遺 憾 的 是 , 這 班 社 區 工 作 者 及 組 織 者 事 前 是 十 分 強 調 基 層 的 參 與 , 但 在 行 動 最 後 階 段 , 竟 然 轉 變 自 己 身 分 , 成 為 前 線 分 子 , 背 棄 民 眾 的 意 願 , 這 正 是 社 區 工 作 界 的 一 場 悲 劇。


原載《明報自由論壇 》